EN
首頁>新聞資訊>綜合新聞

“慢火車”拉動大別山駛向快車道

發布時間:2020-09-01

8332次“慢火车”行驶在大别山腹地。彭 琦 摄


■制图 刘坤弟

 
  8月的大別山,一片蔥茏。
  在長滿馬尾松、杉樹和油茶樹的丘陵間,京九鐵路逶迤而過。
  鐵路兩旁的群山,是鄂豫皖蘇區革命先輩戰鬥過的地方,是劉鄧大軍千裏躍進的地方。
  大別山,國家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
  習近平總書記牽挂著這裏的山山水水,牽挂著山裏的老區鄉親。2016年4月和2019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安徽和河南考察調研期間,兩次走進紅色大別山,與當地幹部群衆共商脫貧攻堅大計。
  鐵路把革命老區發展放在心上,落實在行動上。
  1996年9月1日,京九鐵路開通,距今已整整24年。大別山區也已連續24年開行公益性“慢火車”,僅2019年就運送旅客36.5萬人次。遇“鐵”則興,依“鐵”而旺,如今的大別山,邁上了脫貧致富的快車道,奔向了經濟發展的高速路。
  一趟車串起一條金線
  大動脈不能落下偏遠小站,小康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每天7時05分,8332次“慢火車”都會准時從麻城站發車,穿越大別山駛向淮濱站。這趟僅有3節車廂、站站停的綠皮車,成爲車流繁忙的大京九上一道獨特的風景。
  在62歲的宋明學看來,“慢火車”是“扶貧車”。他的兒子兒媳在福州打工。暑假他帶著孫子去探親,臨近開學了,又帶他們回潢川的家:“我年輕時候也坐這個車去打工。火車拉著我們兩代人出去賺錢,希望孫輩們長大後能坐這個車去上大學。”
  在33歲的王婷看來,“慢火車”是“公交車”。提著化妝包、打扮新潮的她,給車廂帶來了一份時尚感:“我是一名化妝師。這些年人們有錢了,對化妝的需求越來越多了。沿線幾個縣都有我經常服務的客戶。”便宜、便捷、准時的“慢火車”自然成了首選。“這趟車就像公交車。”王婷拿出新縣到光山43公裏票價僅3元的車票說。
  在16歲的劉盼盼看來,“慢火車”是“長校車”。她每周乘“慢火車”從新縣穿過大山到潢川上學。手機一點,可以選座的電子客票只要幾元錢。“坐鐵路‘校車’上學,爸媽放心!”她說。
  從外出務工流爲主到務工流、通勤流、學生流、旅遊流疊加,在這趟車上工作了10多年的列車長姜建鵬感受很深:“這正體現了鐵路尤其是‘慢火車’給當地帶來的變化。”近年來,8332/8331次列車持續優化服務,車體升級,座椅更換,車廂環境煥然一新。在姜建鵬看來,“慢火車”就是大別山老區新時代發展的一個窗口。
  开行在大别山的公益性“慢火车”是全国81对公益性“慢火车”的缩影。30选5把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作为扶贫攻坚主战场,在全路范围组织开行81对公益性“慢火车”,开行范围覆盖全国21个省区市,途经35个少数民族地区,其中国家级贫困县市达104个,在贫困地区串起一条条幸福的金线。
  一個站輻射一片區域
  “慢火車”串起了一條線,輻射帶動了一片區域。
  8332/8331次列車停靠的光山,這幾年有了大變化。城區高樓綠樹相得益彰,官渡河沿岸風景如畫,山坡上油茶花向陽盛開,新農村建設不斷加快。
  光山縣是國家級貧困縣。這裏是著名的“信陽毛尖”産茶區,有磚橋月餅、糍粑、黑豬臘肉、鹹麻鴨蛋、青蝦、野山茶油、油條挂面、甜米酒、紅薯粉條等“光山十寶”遠近聞名。但由于交通不便,這些特産曾經“藏在深閨人未知”。因此,光山百姓對鐵路有著特別的情感。
  “‘慢火車’帶來大變化。鐵路對我們光山太重要了。”光山縣副縣長汪葵說,“光山站的建設,事關光山縣發展大局。”
  乘汽車從光山站出發,向西行進會走上一條雙向六車道、寬闊平展的大路。從電子地圖上看,這條路建得筆直,一端是光山縣主城區,另一端是光山站。
  這條名爲天賜路的高等級公路是光山目前基礎設施建設標准最高的縣域主幹道,也是光山依托鐵路進行區域發展規劃的重要標志。天賜路修通後有網友留言:光山與鐵路更近了。還有人說:天賜路連接“慢火車”,讓“大光山”邁入快速路。
  2019年5月,光山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汪葵說,光山未來的發展,無論是現代農業的升級調整、工業經濟的向實發展,還是旅遊、電商等第三産業的優化轉型,都需要與鐵路進行深度融合。
  “慢火車”途經地方與光山都有著相似的經曆。
  麻城人說:“沒有鐵路,就沒有麻城的今天。”京九鐵路開通運營、“慢火車”開行24年來,麻城城區面積擴大4倍,國民生産總值增長5倍,生態遊、紅色遊、人文遊方興未艾。“人間四月天,麻城看杜鵑”,已成爲麻城亮麗的城市名片。
  過去,人們常用“人均七分耕地七畝山”來形容新縣。隨著“慢火車”的開行和鐵路的拉動,新縣積極發展全域旅遊,綠水青山變成了金山銀山。如今,退出貧困縣序列的新縣貧困發生率降至0.76%,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2826元。
  一條線連接一張大網
  “慢火車”串起了一條線,輻射帶動了一片區域,也借由鐵路網的完善,帶動老區融入鐵路網,助力老區打造內陸開放高地。
  公益性“慢火車”的開行,體現了“人民鐵路爲人民”的宗旨。隨著鐵路的延伸,大別山不再是貧困的代名詞。勤勞智慧的老區人民因地制宜發展生態旅遊業,讓大別山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變青變綠,鮮活起來、豐富起來。
  2003年,甯西鐵路開通運營,在潢川站與京九鐵路交會。潢川站成爲貫通東西南北的交通樞紐,方便了大別山老區鄉親的出行。現在,潢川站已成爲大別山地區重要的務工流輸出車站,潢川和固始閩台祖地、中原僑鄉、根親文化的美名四處傳揚。
  2009年4月1日,合武高鐵開通運營,大別山腹地進入高鐵時代。麻城擁有了令人羨慕的高鐵站——麻城北站。從麻城北站乘坐高鐵,到武漢僅需40多分鍾,到合肥僅需1小時30分鍾,到上海僅需4個多小時。高鐵推動了大別山腹地的繁榮發展,麻城隨之成爲鄂東地區最大的鐵路樞紐,麻城、麻城北兩站每天停靠列車達130多趟,2019年客流量達600萬人次。
  如今,穿梭在大別山裏的“慢火車”不僅是山區老百姓依賴的出行工具,而且已經與高鐵網“連接”起來。“慢”搭上“快”,快慢結合,大別山高質量發展的步伐邁得更加堅實、更加豪邁。
  風笛響徹大別山。作爲大別山的扶貧線、文化線和旅遊線,鐵路滴水石穿,久久爲功,已成爲老區脫貧致富的幸福線。
  隨著《新時代交通強國鐵路先行規劃綱要》的實施、沿江高鐵和京港高鐵的規劃建設,鐵路將爲鞏固大別山地區脫貧攻堅成果、服務鄉村振興戰略發揮更大的支撐作用。
  河南省信陽市政協副主席、光山縣委書記劉勇發自內心地說:“一趟‘慢火車’彰顯了鐵路對老區的關心,一張鐵路網讓老區搭上了發展的快車,一幅新藍圖讓老區堅定了前進的信心。在鐵路的帶動下,老區一定會在幸福新生活的康莊大道上行穩致遠。”
  大別山的明天將更加美好。
  小檔案
  麻城至淮濱8332/8331次公益性“慢火車”1996年開始開行,運行在京九線上,共有3節車廂。列車全程運行175公裏,最高票價11.5元,最低票價1元。列車穿行于大別山集中連片特困區,每天7時05分從湖北麻城站發車,9時55分到達河南淮濱站,10時20分從淮濱站返程,13時23分返回麻城站,是大別山老區百姓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在這趟“慢火車”帶動下,麻城、新縣、光山、潢川、淮濱等沿線縣市的旅遊業發展較快,脫貧攻堅工作取得顯著成效。
  列車運行線路:麻城站、羅鋪乘降所、西張店乘降所、泗店乘降所、新縣站、潑河乘降所、光山站、潢川站、呂店乘降所、台頭乘降所、淮濱站。
版权所有:30选5